当前位置:首页>:首页 > 动态新闻 > 动态新闻

    转变思维方式 拓展工作思路 积极主动做好外火防御工作

    来源:防火办 时间:2018-09-12 【打印】 【关闭】
     
               锡盟预防蒙古国草原火灾袭扰的背景

    锡盟地处自治区中北部,总土地面积20.3万平方公里,其中可利用草场面积18万平方公里。草地类型多样、植被种类丰富,是距首都北京最近的草原牧区。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生态环境决定了锡盟在构筑祖国北方生态安全屏障中的重要地位。

    锡盟属中温带半干旱、干旱大陆性季风气候,基本的气候特征是寒冷、风大、雨少。年平均风速在4米/秒以上,最大风速普遍达到24-28米/秒(相当于9级以上)。全年大风日数(8级)60-80天,基本都在防火期内,而且盛行偏西风。全盟所辖13个旗县市区中,有7个极高火险区,6个高火险区。

    锡盟同蒙古国有着长达1098公里的国境线,国境线呈东北、西南方向展布。与我盟交界的蒙古国邻近地区只要发生火灾,均处在我盟辖区的上风头。受经济发展和传统生产生活习惯的影响,当地牧民有“烧荒”的习惯,他们对草原火灾的发生习以为常。由于没有组建专业扑火队伍,他们在火灾发生后的做法是“好打就打、不好打就放弃”。发生火灾很少组织人员进行有效的扑救,致使蒙古国草原火经常袭扰我边境地区。

    蒙古国草原火烧入我方境内的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防火期内风力一直较大,而且我方处在下风头;二是受经费投入不足的影响,我方开设的防火隔离带宽度不能完全满足阻火要求;三是边境地区草场植被长势普遍较好,可燃物多。

    二、传统预防蒙古国草原火入境的方法

    以往预防蒙古国境外火入境的方式是盟防火指挥部接到蒙古国火情报告后,立即向盟委、行署有关领导汇报。盟委、行署及时召开专题会议、启动应急预案、成立前线指挥领导小组。同时沿边境防火隔离带布防兵力,紧跟火头沿线布防、死看死守。盟旗两级领导深入一线、靠前指挥,努力将蒙古国草原火堵截在我方边境防火隔离带和边防公路北侧,并争取不出现人畜伤亡事故。同时根据火场实际情况,进行分段阻截,包区负责。有时采取分段点烧的方法进行堵截,尽最大力量将蒙古国草原火堵截在防火隔离带北侧。

    这样的预防和堵截没有非常明确的目标,东追西堵、疲于奔命,非常被动,而且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

    三、积极探索预防蒙古国草原火入境的新思路和新方法

        1995年至2015年的数据显示,20年中,蒙古国草原火在袭扰我盟边境达50多次,造成经济损失近3亿元。其中最大一起发生在1996年,烧毁我盟草场70万公顷、有林地面积37.8万亩,造成经济损失2.4亿元。

         为从根本上改变被动防御外火入境的局面,近年来盟防火办在盟委行署的正确领导下,积极转变思维方式、拓展工作思路,变被动为主动,广泛深入地开展了同蒙古国毗邻地区的多方位、深层次、多领域的边境防火联防工作。从2014年8月5日双方召开中蒙第二次边境地区森林草原防火联防会议以来,双方的交流互访更加频繁,联系沟通更加广泛,互利合作更加紧密。而且双方从政府层面达成许多共识和协议,主要有:

    ——双方加强联络,建立合作长效机制,明确组织机构、工作人员及联络方式,每年通过两国边境口岸或双方会晤站进行会晤、协商、沟通。

    ——商定通过合作在我方边境东乌旗、阿巴嘎旗与蒙古国苏赫巴托、东方两省边境对应接壤的五个旗建立会晤站3处,联络点2处。

    —— 苏赫巴托省在其境内的额尔登查干县建立专业扑火队,配备扑火机具、装备,中方义务为为其进行防火演练和培训。

    ——双方从各自角度严防外火入境,如一方火势蔓延威胁对方,需跨越边界救援时,双方各自联系本国有关部门许可,可从易过火地就近的界桩跨境进行扑火,最大限度地简化本国过境手续办理程序。

    ——经与蒙古国苏赫巴托省协商后,我国人员可在两国界桩(网围栏)中间或在蒙古国靠边境线实施打草作业并开设防火隔离带。

    ——蒙古国苏赫巴托省和东方省根据锡林郭勒盟受灾及饲草料缺口情况,通过出口天然牧草等方式,对锡林郭勒盟防灾减灾工作提供支持。

    ——由盟行署筹资,无偿援助蒙方在苏赫巴托省额尔登查干县建设防火营房,对苏赫巴托和东方两省配发部分防火机具和装备。

    通过以上方式增强与我毗邻地区蒙古国地方政府的防火意识,提高他们及时扑救火灾的积极性和能力,减轻我方被动应对和堵截外火入境的压力。

    四、工作中存在问题及解决建议

    存在问题:一是蒙方发生草原火灾后,难以启动联防协议商定的跨境扑救。主要是两国边境管理和外事部门的有关规定,报批手续繁琐、协调难、时间长。二是我盟与蒙古国边境线长、地形复杂、道路通行能力差,至今边境沿线还没有专用防火道路,防扑火受道路影响较大。三是受极端气候和自然地形(沼泽、山地窄沟、陡坡)限制,目前的边境防火隔离带阻火能力不够,缺乏大型机械装备支持。

    解决建议:一是由自治区政府出面,通过外事和军队等相关部门研究出台中蒙两国边境防火联防政策,建立长效防火合作机制,为我扑火队员提供便利快捷的跨境扑救火通道。二是将我盟现有的738公里边境巡逻公路纳入国家重点道路建设规划,在中蒙边境建一条8.5米宽的三级公路。既解决边防巡逻道路建设滞后问题,又可形成一条公路防火隔离带。三是积极争取项目支持,增加开设防火隔离带机械设备投资,购置大型机械设备,满足开设防火隔离带的现实需求。锡盟预防蒙古国草原火灾袭扰的背景

    锡盟地处自治区中北部,总土地面积20.3万平方公里,其中可利用草场面积18万平方公里。草地类型多样、植被种类丰富,是距首都北京最近的草原牧区。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生态环境决定了锡盟在构筑祖国北方生态安全屏障中的重要地位。

    锡盟属中温带半干旱、干旱大陆性季风气候,基本的气候特征是寒冷、风大、雨少。年平均风速在4米/秒以上,最大风速普遍达到24-28米/秒(相当于9级以上)。全年大风日数(8级)60-80天,基本都在防火期内,而且盛行偏西风。全盟所辖13个旗县市区中,有7个极高火险区,6个高火险区。

    锡盟同蒙古国有着长达1098公里的国境线,国境线呈东北、西南方向展布。与我盟交界的蒙古国邻近地区只要发生火灾,均处在我盟辖区的上风头。受经济发展和传统生产生活习惯的影响,当地牧民有“烧荒”的习惯,他们对草原火灾的发生习以为常。由于没有组建专业扑火队伍,他们在火灾发生后的做法是“好打就打、不好打就放弃”。发生火灾很少组织人员进行有效的扑救,致使蒙古国草原火经常袭扰我边境地区。

    蒙古国草原火烧入我方境内的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防火期内风力一直较大,而且我方处在下风头;二是受经费投入不足的影响,我方开设的防火隔离带宽度不能完全满足阻火要求;三是边境地区草场植被长势普遍较好,可燃物多。

    二、传统预防蒙古国草原火入境的方法

    以往预防蒙古国境外火入境的方式是盟防火指挥部接到蒙古国火情报告后,立即向盟委、行署有关领导汇报。盟委、行署及时召开专题会议、启动应急预案、成立前线指挥领导小组。同时沿边境防火隔离带布防兵力,紧跟火头沿线布防、死看死守。盟旗两级领导深入一线、靠前指挥,努力将蒙古国草原火堵截在我方边境防火隔离带和边防公路北侧,并争取不出现人畜伤亡事故。同时根据火场实际情况,进行分段阻截,包区负责。有时采取分段点烧的方法进行堵截,尽最大力量将蒙古国草原火堵截在防火隔离带北侧。

    这样的预防和堵截没有非常明确的目标,东追西堵、疲于奔命,非常被动,而且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

    三、积极探索预防蒙古国草原火入境的新思路和新方法

        1995年至2015年的数据显示,20年中,蒙古国草原火在袭扰我盟边境达50多次,造成经济损失近3亿元。其中最大一起发生在1996年,烧毁我盟草场70万公顷、有林地面积37.8万亩,造成经济损失2.4亿元。

         为从根本上改变被动防御外火入境的局面,近年来盟防火办在盟委行署的正确领导下,积极转变思维方式、拓展工作思路,变被动为主动,广泛深入地开展了同蒙古国毗邻地区的多方位、深层次、多领域的边境防火联防工作。从2014年8月5日双方召开中蒙第二次边境地区森林草原防火联防会议以来,双方的交流互访更加频繁,联系沟通更加广泛,互利合作更加紧密。而且双方从政府层面达成许多共识和协议,主要有:

    ——双方加强联络,建立合作长效机制,明确组织机构、工作人员及联络方式,每年通过两国边境口岸或双方会晤站进行会晤、协商、沟通。

    ——商定通过合作在我方边境东乌旗、阿巴嘎旗与蒙古国苏赫巴托、东方两省边境对应接壤的五个旗建立会晤站3处,联络点2处。

    —— 苏赫巴托省在其境内的额尔登查干县建立专业扑火队,配备扑火机具、装备,中方义务为为其进行防火演练和培训。

    ——双方从各自角度严防外火入境,如一方火势蔓延威胁对方,需跨越边界救援时,双方各自联系本国有关部门许可,可从易过火地就近的界桩跨境进行扑火,最大限度地简化本国过境手续办理程序。

    ——经与蒙古国苏赫巴托省协商后,我国人员可在两国界桩(网围栏)中间或在蒙古国靠边境线实施打草作业并开设防火隔离带。

    ——蒙古国苏赫巴托省和东方省根据锡林郭勒盟受灾及饲草料缺口情况,通过出口天然牧草等方式,对锡林郭勒盟防灾减灾工作提供支持。

    ——由盟行署筹资,无偿援助蒙方在苏赫巴托省额尔登查干县建设防火营房,对苏赫巴托和东方两省配发部分防火机具和装备。

    通过以上方式增强与我毗邻地区蒙古国地方政府的防火意识,提高他们及时扑救火灾的积极性和能力,减轻我方被动应对和堵截外火入境的压力。

    四、工作中存在问题及解决建议

    存在问题:一是蒙方发生草原火灾后,难以启动联防协议商定的跨境扑救。主要是两国边境管理和外事部门的有关规定,报批手续繁琐、协调难、时间长。二是我盟与蒙古国边境线长、地形复杂、道路通行能力差,至今边境沿线还没有专用防火道路,防扑火受道路影响较大。三是受极端气候和自然地形(沼泽、山地窄沟、陡坡)限制,目前的边境防火隔离带阻火能力不够,缺乏大型机械装备支持。

    解决建议:一是由自治区政府出面,通过外事和军队等相关部门研究出台中蒙两国边境防火联防政策,建立长效防火合作机制,为我扑火队员提供便利快捷的跨境扑救火通道。二是将我盟现有的738公里边境巡逻公路纳入国家重点道路建设规划,在中蒙边境建一条8.5米宽的三级公路。既解决边防巡逻道路建设滞后问题,又可形成一条公路防火隔离带。三是积极争取项目支持,增加开设防火隔离带机械设备投资,购置大型机械设备,满足开设防火隔离带的现实需求。

     

版权所有:锡林郭勒盟森林草原防火指挥部办公室 蒙ICP备06002797

联系电话0479-8202225 传真号:0479-8202260 邮箱:xmfhbxxk@126.com